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天涯

易朽的是生命,似那转瞬即谢的花朵;然而永存的,是对未来的渴望,生的激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人勤春早  

2010-04-14 16:36:5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原创]人勤春早 - 冷月天涯 - 冷月天涯

 沉睡了一夜的山村又苏醒了。习惯于早起的人们,早早就起床,三三两两走在晨雾迷漫的山间小道上,牵牛的,荷锄的,挑粪箕的,打猪草的……见面相互打着招呼,因与外界基本隔绝,大多是就近婚嫁,因而或多或少也就有了一点血脉之亲。

“她大姑,打猪草啊!你屋里的猪仔怕是有蛮大了吧?”

“乃的好大哟,百把来斤吧。”

“你屋里的细仔好久喝喜酒啊?”另一人插嘴说。

“日子已叫先生看好了,就年底。”

“他大姑,好福气哟!几个崽都成了家。”

说得那叫大姑的妇人心里美得像喝了蜜饯茶似的,一脸的幸福。

那边桥头,扛犁的与牵牛的也停下来搭话。

“三叔,听说三娘病了,好些没?”

“好多了,多谢你挂心。”

然后又说了些关于他的牛和他的犁的一些事情,就各走各的路各做各的事情去了。

在山的深处,老猎人扛着他的那杆猎枪,正从山上走下来,不断跟迎面碰到的人打着招呼。那枪托被擦得黑里透红,据说这枪跟了猎人20多年,也不知有多少凶猛的野兽栽倒在这枪下。枪梢上挂些兽皮,猎人边走兽皮边晃荡,不时蹭到猎人略显佝偻的背脊。猎人上着一件灰布对襟衫,下穿一条灰黑色抄裤,用一条白布腰带扎着,腰际别着一杆旱烟锅子,锅子上系着一个旱烟袋,一个火媒子,一块火镰。火镰与烟锅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。山间的早晨雾水太大,老猎人膝盖以下全湿了,裤腿上粘了一些野草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瓣儿,草鞋上沾了些黄泥,有点滑,所以老猎人不敢走得很快。尽管春寒料峭,老猎人的额头上还是沁出细细的汗珠。在老猎人的身后,那条忠实的猎狗一路跟着。黑褐色的皮毛,脸部谨严,四肢矫健有力,最打眼的还是它那雪白的四个爪子,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,这叫“四蹄踏雪”,是猎狗中的极品。它时而东嗅嗅西闻闻,时而停下来竖起两只小耳朵静听,时而又钻进树木丛生的林中,时不时惊起的成群的野鸟或三两只野兔,引得猎狗拼命追赶。“汪……汪……汪……”的狗叫惊起一地落花,声音在晨雾中渐行渐远。

“嘘——嘘嘘,嘘——嘘嘘嘘”

“嘘——嘘嘘,嘘——嘘嘘嘘”

老猎人吹起唤狗的口哨,不一会儿,猎狗浑身湿漉漉的出现在老猎人面前,花呀草呀沾了它一身,四只雪白的脚掌也粘满了黄泥。摇动着尾巴,站定身子,用劲抖动身上的露水,弄得老猎人满头满脸都是,老猎人用手抹了一下有些苍老的脸,说了声“该死!”,猎狗便也很知趣地走开了几步。

已经可以看见村子中心的那棵白菓子树了,虽然还是早春,但那白菓树已经吐出新叶,微风过去树叶翩飞,那巨大的树冠上仿佛满是刚羽化的蝴蝶。马上就可以到老伙计的家了,老猎人想着,不觉加快了脚步。

转过山梁正好碰上他的老伙计,该村的老支书——老权。他正在路边的林子里放早牛。

“老哥,放早牛啦!”

“嗯啦!好些日子没下山了吧?”

“然,上次买盐的时候下了一次山。”

“唉!老啰,上山都觉得吃力了。”老猎人补充说。

“是啊,上了年纪,身体也不行了,不是这儿痛就是那儿痛。”老支书深有感触。

两人说话的当口,那猎狗见了熟人也显得格外高兴,跑到支书面前使劲摇动着尾巴,双脚就往老支书身上搭,老支书虽早料到,但还是被在胸前印了两朵浅黄色的梅花,老支书用手拍了拍它的头,猎狗才满意的跑开。

两人找个干爽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老猎人从腰间掏出烟袋,往烟锅子里装了些自己加工的烟丝,将烟袋递给老支书。老支书接过烟袋揪了烟丝安在自己的旱烟锅子里,然后掏出一盒洋火,擦了半天也没点燃一根。

老猎人见状,说:“还是用我的吧,你那东西,见水就没用。”

说着,拿出他的宝贝,火媒子﹑火镰﹑火石。老猎人将火媒子从竹管取出来,夹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间,稍稍露出来一些,食指和拇指间紧紧夹住火镰,火镰也露出稍许,握拳;右手拇指﹑食指和中指握住火石,自上而下用力向左手的火镰刮擦,金石相接迸出点点火星,几下过后,一颗火星飞向火媒子,老猎人将它凑到嘴边轻轻一吹,整个火媒子就像一根被点燃的线香,升起缕缕青烟。

老猎人将点燃的火媒子递给老支书,自己将取火工具收拾停当。

“嗯,好烟啊!陆哥。”

“不错吧,自己种的,喜欢?过些时候,我叫陆生给你带些下来。”

“嗯,到时可别忘了。”

“我这儿还有半袋,老哥你就先抽着吧。”

支书接过那半袋烟丝,说是送他半袋了烟,其实在他们边聊边抽中,早将那半袋子烟抽得差不多了。

那只生性好动的狗儿也没闲着,在开满金色菜花的地里不停地穿梭。

太阳升起三竿,出早工的人们陆续回家。老支书磕了磕烟灰,老猎人也将火媒子熄了。这时老支书才想起他的牛来,起身看时,牛已到了田埂上,站在那里悠闲在晒着太阳。

荷枪的老猎人,扛柴的老支书,壮硕的黄牛,机敏的猎狗,沐着山间的朝晖,一同走在山间的田垅,走向风雨桥边白树下的木屋子。

附记:也许生活原本简单,只是我将它弄得过于复杂。青山隐隐绿水迢迢,有些人有些事总时时在眼前浮现,他们的音容笑貌总时时拨动我的心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