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天涯

易朽的是生命,似那转瞬即谢的花朵;然而永存的,是对未来的渴望,生的激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悬崖上的虎耳草  

2013-03-28 15:20:0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浮生纷扰,偷得半日轻闲。青春作伴,沿着夹岩冲一路行去。春风乍起,一汪碧水泛起粼粼的水波,那不知名的水鸟凭空掠过水面,却直蹿向云霄里去了,只是不知道可曾吓着了水下嬉戏的鱼儿否?

水库边上数畦油菜正灿灿地开满黄花,蜜蜂嘤嘤嗡嗡地飞来飞去。几株零星的桃树,因为昨夜的风雨落花无数,满树的桃花或曾祈盼,人面桃花的邂逅,演绎一段唯美的故事,可风流却总被雨打风吹去。

我没有目的的一路前行,一任思绪在这空旷的山野徜徉。不知不觉中我远离了大路,说是大路其实也只是羊肠小道而已,只是多有几个人走罢了。沿着那条砍柴人走出的小道,我渐行渐远,我不在乎能看到什么,我这个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孩子,对于山自然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理解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走了多远。一阵竹鸡的鸣叫吸引了我的注意,那清脆悦耳的鸣叫绝非关在笼子里的那种压抑可比,那是一种自由,自信,毫无羁绊的抒情,是一种澄澈到透明的天籁。我循着声音,来到了山谷的尽头,那群竹鸡听到我的到来全都扑楞着翅膀飞散了,只留下错愕的我和一地鸟毛。待我回过神来,发现这儿有一个不大的水池,池边绿草茵茵,有一棵不甚高大的马尾松亭亭如盖遮住了大半个池子,确是一方天然的宝地,难怪那群栖息在此的鸟雀叫得如此的欢畅。抬头看时,在水池的高处崖壁上竟然有丛生的虎耳草,那一串串的紫红色的花正在自由闲散地开放。

看到那一丛丛盛开的小花,我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。记得儿时玩家家戏,虎耳草是我们最喜欢用的道具之一,田间地头的虎耳草被我们牵连不断地扯下来,有时当作我们捏的泥娃娃的被子,有时也当作他们的伞,而虎耳草红紫色的花便成了娃娃床最好的饰物了。玩腻了这些游戏,我们也会挑些最长的虎耳草的卷须,将中间的芯抽出来比赛,看谁抽的最长,谁就是胜利者,胜利者可以免去赶鹅回家的任务。那时乡下大多有养鹅的习惯,因为鹅不用吃什么粮食,光吃草也可长大个,因此每家都养上那么几只,我们小时的任务就是出去放鹅,这差事一直持续到我上小学。玩抽虎耳草芯的游戏,我老是斗不过一个女孩,大多数情况是我赶着那群个头比我都还要高的笨鹅回家,更可气的是鹅群里的大公鹅时不时地还要回过头来啄我两嘴。于是我便在私底下暗暗记恨那个女孩,一有机会便会捉弄她,看到她因为惊吓而无辜和无助的眼神时,我心中便有一种莫名的窃喜。

上学后,放鹅的时光渐渐离我远去,转眼便到了初中。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《边城》,对于小说中的内容我没有太多的印象,但是对于虎耳草的描写却让我刻骨铭心,当时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每当看到虎耳草,我就会不自觉地想起下面这些话。

“清晨在溪边洗脸的翠翠,把梦到的事情说给爷爷:‘爷爷,你说唱歌,我昨天就在梦里听到一种顶好听的歌声,又软又缠绵,我像跟了这声音各处飞,飞到对溪悬崖半腰,摘了一大把虎耳草,得到了虎耳草,我可不知道把这个东西送给谁去了。我睡得真好,梦的真有趣。’”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自己也已届不惑,再读《边城》,自然有不一样的理解,对文中虎耳草的描写也有了不一样的感悟。我曾流连于其中世外桃源般的纯净世界,忘情于翠翠和傩送凄婉唯美的爱情,感伤于沈从文后半生的坎坷际遇。

经历了生活的种种,“我可不知道把这个东西送给谁去了。”就像当初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虎耳草一样,我现在同样无法解释为何对它情有独钟,有人说虎耳草代表爱情,可是,童稚小儿间两小无猜的游戏也能叫爱情么?除了这个,我想应该会有更合理的理由罢,只是我找不到而已。

眼前的虎耳草,在悬崖上,阳光里,晨风中静静地绽放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