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天涯

易朽的是生命,似那转瞬即谢的花朵;然而永存的,是对未来的渴望,生的激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蒹葭苍苍  

2014-11-02 22:46:3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蒹葭苍苍 - 冷月天涯 - 冷月天涯

因为闰九月的缘故,今年的秋天似乎比以往更长一些。然而整天在上班下班工作睡觉里消磨,校园里只见得桂花开了又谢了,教学楼前的白杨叶黄了且一片片飘落,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季节已近深秋。

在一个秋阳明媚的周日,我与妻以及妻的同事一家三口,骑车到金龙山脚下去寻葛虫。因为过度砍伐的原因,没见到多少高大的乔木,再加上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田地山场无人照看导致一片荒芜,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是疯长的芦苇,在秋风中自在地摇曳,倒也是一番别样的风景。

芦苇古书上也叫蒹葭,山村的小道边,山野上四处都是。初春时节,乍暖还寒,朝露中的新苇却青翠鲜嫩,正是牛羊最爱的食料,而淘气的牧童或掐下一二片做成叶笛,吹奏不成调的曲儿,或折下最强劲的一枝做成苇箭,比谁射得更远些。这些芦苇到了盛夏却成了小伙伴们的噩梦,追鸟逐兔捣马蜂窝,是乡下小伙伴最痴迷的游戏,但是芦苇叶如锯齿【原创】蒹葭苍苍 - 冷月天涯 - 冷月天涯般的叶缘却让人望而生畏,若不小心被芦苇叶锋利的边缘划过就会如刀割一般,留下又长又深的口子,那殷红的血和钻心的痛让人刻骨铭心。据说鲁班就是因为被苇叶划破了手指,才发明了锯子,不知是不是真有其事。伙伴们也曾好奇牛为什么不怕芒种刀(我们当时是那么叫的),于是合伙圈住一头小牛,死命地掰开牛嘴想一探究竟,小牛的嗥叫引得牛妈妈追着我们满世界跑。到了深秋,每一杆芦苇都顶着一束芦花,绒绒的蓬松松的,或静立于阳光下,或摇曳在秋风中,鸟儿忙着用芦花去做它们温暖的窝,而秋日的午后天空总飘着芦苇的种子。大人们曾说,芦苇种子落到水田里来年就会长成稗子,那时我深信不疑,以至于我对着芦花许下的心愿都不作数了,生怕它们将来会长成无用的稗子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关于稗子的传说逐渐淡忘。当我读到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时,心中不免活泛起来,竟也憧憬着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,为了伊人上下求索,总希冀在某一个微雨的黄昏,某一寂寥的雨巷,逢着一个丁香一样,结着愁怨的姑娘。带着这个念想,一路前去,上高中读大学,到现在工作也有近20年了。尽管有时尽力地回忆,但我始终记不起儿时曾对着芦花许下过什么样的愿,被我用力吹散,然后又被风带走了的种子,也不知落在哪一块沃土或者是贫瘠的石窠有没有生根发芽。如今,我已走过那繁花满地的春秋,也不再寻求那蚀骨的温柔。日子平淡而幸福,而我却时常惴惴不安,就像儿时黄昏下,在长满芦苇的原野,放丢了我的牛一般,那苍茫的大山在夜幕下怪异而深邃,能听到若隐若现的牛铃在响,却无法确定它的所在。找不到我的牛,我也不回不了我的家。现在是我的心渐渐老去了吧?还是我这种人生来彷徨?

【原创】蒹葭苍苍 - 冷月天涯 - 冷月天涯

 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,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再读《蒹葭》,我终于明了:有些事似乎触手可及,却始终无法触碰;有些人依稀可辨,却终究可望不可即。

或许人真的只不过是大千世界的一株再平凡不过的苇草,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,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。唯其能思想,才能体验到存在的真实,可是人这枝苇草却又常常把别的芦苇想像成自己的根,于是总在阳光下秋风中迷失了自己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